麻豆传媒大乳青年

那是一张顾雨俯身的照片, 不过被人s成了长发,而且s的天衣无缝, 毫无违和感。

完像少女和男友在宿舍楼前的画面, 长睫微垂,发丝飞扬, 唇角翘着, 虽然只是个侧脸, 却让人心痒难耐, 浮想联翩。

乔扬毫不客气地大笑起来, 还像头一次看见顾雨一般, 将他好好打量了一下, 摸着下巴道, “小雨啊,还别说,你穿女装真能秒了我们校的校花。”

顾雨囧囧有神地看向那个帖子, 下面一片鬼哭狼嚎, 寻京大女神。

好在s的人将周围标志性的建筑都剪掉了,顾辰也看不到脸,黄狸花也不在照片上, 否则被人肉出来, 那真是分分钟的事。

顾辰却不太高兴,顾雨再好看,那也是男人。

而且,如果可能, 顾辰是很不愿意听人议论他哥哥的长相的。

顾雨忘了之前的事,他可在心里记得清清楚楚。

顾雨小时候,在周围的一众小孩中,容貌已经显露了出来。

顾辰那时候才三四岁,却记得哥哥被人带走了,他整晚都在担忧。

后来顾雨被找回来了,母亲却走了。父亲让周围所有的人都不许再谈论这件事,否则后来父亲也不会将顾雨管那么严。

顾辰甚至开始回忆他们在宿舍楼前等人时,都有谁经过。这镜头,一看拍照的人离得就不远。

公交车上戴耳机浪漫粉色少女图片

元景自幼生活在修真界,俊男美女见多了,并没有太过在意,说道,“既然想庆祝,外面太热,我们就不出去了,今天吃刷锅吧。顾雨,你应该会做吧。”

顾雨点点头,他自己调制底料的话,应该会更好吃一些,他储物袋里还有以前特意熬制的灵鸡汤呐。

罗文和罗易出去买了虾、肉和新鲜的蔬菜回来,锅子也准备好了。

元景来住宿舍,元家自然要给他最好的,这些东西,罗家兄弟很快就找来了。

顾雨弄好了锅具,问了另外四人有没有忌口之后,就开始用自己的鸡汤混合着调了锅底,还加了一些补气的灵果汁。

锅里的葱姜,蘑菇,果子都看着异常鲜嫩,顾雨弄的是鸳鸯锅,还没开始吃,屋里已经是奇香扑鼻。

乔扬留着口水坐在一旁等着,不时问顾雨,“能吃了吗?”

罗文终于将肉和菜都洗好了摆放到桌上,顾雨也在每人面前摆了两个小碗,一份麻酱料,一份香油料,对乔扬道,“行,可以吃了,开始吧。”

乔扬立即将自己早就瞄好的肉放进了辣锅中,滚了几次之后,将肉捞出来,大概因为太过兴奋,手都有点抖。

吃下肚之后,乔扬眯着眼睛回味,好半晌说道,“真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火锅!”

罗易小小地鄙视了一把乔扬,不过吃了两口之后,他的筷子也越来越快啦。

元景慢条斯理,这样的美味,他也是非常喜欢的,更何况里面还有灵气呢,罗文一直在帮他涮肉和青菜。

乔扬边吃边啧啧叹道,“他们光知道找女神,没人知道,女神手艺竟这么好。小雨啊,长此以往,我都想把你娶回家了。这手艺,我琢磨着,我爸那一关绝对过的去。”

顾雨给了乔胖子一下,“不想吃就腾地方!”

乔扬边将几片肉塞嘴里,边瞄了顾雨这边一眼,好家伙,二号不说了,他们都习惯了这只天天跟着顾雨吃饭的鸟了,那条白蛇竟然也有自己的小料碗!

顾雨这宠物养的,自己吃什么,宠物跟着吃什么。

这么朴实的养法,他的宠物还都身体棒棒哒,一点都不科学好吗!

考虑到顾雨这边的几张嘴,乔扬也开始加快频率了。

云昭吞下喂到嘴边的肉,抬起小黑眼睛默默盯了乔扬一会儿,最终将他从情敌的名单上抹去了。

太弱了,顾远和顾辰那关,这家伙就绝对过不去。而且,就算他块头大,那也还是比不上自己的。

想到筑基之后更加巨大的蛇身,云昭满意地甩了甩尾巴,顾雨才不会那么没眼光呢。

放下心之后,云昭用尾巴戳戳顾雨,示意自己再来点小羊排肉。

乔扬只觉得身上一寒,好一会儿那股奇怪的感觉才过去。难、难道元家老爷子又来了?他疑惑地看了看四周,没发现什么,就又低头忙活起来。

午饭之后,宿舍的人都不想动弹了,因为都吃多了……

顾雨回到自己桌边,拿过元老爷子送自己的盒子,打开一看,顾雨张大了嘴巴。

竟然是满满一盒子灵玉!被切割成半个手掌大小的灵玉,一厘米的厚度,整齐地摆在盒子里。

顾雨点了点,足足有一百块。

顾辰看到顾雨的表情,随手也打开了自己的盒子,也是一盒子灵玉。

看来元老爷子早就察觉到了两人修真者的身份了,送他们的刚好是能用的上的。

不愧是地球修真界最富有的青云派,真真是财大气粗啊。

顾雨笑眯眯地摸着盒子里的灵玉,这样一来,他就可以为二伯那边先弄几个聚灵阵了。

明天开始,得再好好研究一番聚灵阵,毕竟直径一米什么的完不够用啊。

不过,这次去灵山,推演过二品阵法,他觉得自己对阵法的理解更深了一层。

想到这里,顾雨拿出一块空白玉简,将自己推演小五行迷阵的过程和心得记录了下来,自己以后也可以时常回顾一下。

看顾雨收起玉简,二号才哒哒走过来,嘴巴上还挂着装有耳机零件的袋子。

顾雨木着脸接过袋子,翻了几本专业书,觉得自己应该没什么问题了。至于电烙铁,不是还有顾辰吗。

暂时借用不到实验室,而顾辰是雷灵根,顾雨早就计划好了。

于是又要忙工作,又要忙学习的顾辰被临时征用了,为哥哥的宠物鹦鹉组装耳机提供电能。

两兄弟凑在桌子边上,元景和乔扬都没有注意,顾雨传音指挥顾辰。

开头两次电量过大,顾雨的线被烧去一小截。

后来顾辰干脆不听顾雨指挥了,自己摸索了一会儿,就释放出正好顾雨能用的电量了。

顾雨低头不去看顾辰的表情,学霸弟弟什么的,真是太讨厌了!

二号将零件送过来之后,就蹲在电脑面前游戏去了,倒是云昭半抬起蛇身,目不转睛地盯着兄弟俩的动作,兴致勃勃的样子。

后来想想,云昭能成为炼器大师,在很早的时候,就有征兆了。

在顾辰的帮助和指点——后者顾雨不太愿意承认——之下,两副小巧的耳机做成了。

二号因此在乔扬目瞪口呆地注视下,麻利地注册了yy号码,进去房间一起高高兴兴地打副本去了。

它偶尔发言,也没有人听出有什么不对,甚至还有人夸赞它声音清脆来着。

就像是半大不大的少年的声音,只是强调有些怪异,人们也自动自发地将二号脑补成了国外同胞或者刚刚学会普通话的少数民族乡下少年。

而二号犀利的操作,风骚的走位,很快成了帮会中最受欢迎的玩家之一,还先乔扬一步被帮主提为团队主干了。

乔扬:〒▽〒,还能让人好好玩个游戏吗!

不过,无论别人多热情,二号都是高冷地回复别人不超过五个字——其实只是为了让乔扬元景不怀疑它家养鹦鹉的属性,然而,这样的做法却让一部分人不明觉厉了。

顶级的装备,华丽的点卡套装和坐骑,配得起装备和外表的超强实力,冷酷炫的性格,二号于是有了它的新称号:二神!

二号的游戏名字就是二,宿舍的人心里,这个字完美而诚实地体现了二号整只鸟;别人眼里,多么有个性呢。

台式机被二号承包了,顾雨——顾雨在为云昭打掩护,他要用笔记本。

云昭盘在顾雨怀里,用尾巴敲字,上网。

顾雨专注手头的聚灵阵并没有关注云昭看的什么,而等顾雨去卫生间的时候,乔扬无意间瞄见了顾雨的手提网页,他的心里路程如下:

新郎新娘婚礼流程,╮(╯▽╰)╭小雨居然还看这个。

最受欢迎的新人礼服款式一百种,╮( ̄▽ ̄)╭,……他研究地怪仔细的。

第一夜,如何让伴侣满足…… Σ( ° △°

)︴

他们,他们还是大一学生吧,顾雨考虑的未免也太早了!顾辰你也不管管你哥!

顾雨再次回来的时候,没有注意到乔扬诡异的眼神;云昭浑身是水,他顺便冲了个澡,在顾雨手腕上蹭掉水珠,又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看起来。

第二天起,顾雨开始花一半时间练习剑法,一半时间在小树林研究聚灵阵。

周一下午,洛东城将马爷切割好的灵玉送了过来,包装盒子特别精美,还带有密码锁。

顾雨感叹,人家的服务好,这盒子一看就得不少钱。

洛东城眼角一抽,“那是我给你准备的。”这灵玉要是丢了,顾雨不心疼,他都得心疼死。

顾雨看洛东城舍不得离开盒子的眼神,不由笑道,“东城哥,要是这些灵玉有剩余,我就给你留着。”一个阵法,需要的灵玉肯定不只十块八块的,难免就有剩余。

他打开盒子察看了一下,竟然也有七十一块之多。

“成啊,那可说好了,有就随时联系我!不过,切割这些剩下的边角料不少,也有几块大的,我给了马爷两块,其余的我就当跑腿费了。”洛东城笑眯眯地说道,以后,组长家侄子跑腿的活,都尽管交给他好啦。

而且,顾雨购买的那些原石的原产地已经快要寻到了,如果真有灵玉矿,那可就真发了。

他还不知道,顾雨周末的时候帮着军队的特殊任务部队去执行任务,得到了炼体功法和丹药,价值比手上这些灵玉还值钱。

要知道这个,洛东城非得和顾瑾去打小报告不可,这简直是胳膊肘朝外拐呀,那些丹药和功法给他们龙组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洛东城离开后,顾辰倒是给小叔顾瑾打了个电话,将他们在灵山遇到洞府的事说了。

顾瑾沉吟了一下,说道,“我会和京里的谢家联系,下次进山,我和你们一起去。”有传送阵,至少里面已经不能和外面那个简单的洞府相比了,顾瑾不放心两兄弟的安。

顾辰眼里掠过惊喜,“小叔,你进阶成功了?”

之前,顾瑾因为身体里融合的镜像空间,不得不闭关,闭关结束,才能出门。

顾瑾淡淡应了一声,明显不想多说这个。

顾辰迟疑了一下,问道,“他呢?”顾辰问的是镜像空间。

顾瑾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他成了我的影子,暂时不能分开。”

隔着电话,顾辰都能察觉到顾瑾欲言又止,但是他最终也没有说。

顾瑾挂掉电话线之后,身后黑色的影子一阵扭曲,接着一个黑衣的男人出现在他屋里。

仅仅一个月的时间,那个人现在已经越来越不像顾瑾了,眉眼间是邪气,却俊美得让人无法形容。

顾瑾甚至懒得抬眼看他,这个人却露出一抹让人窒息的笑容,弯腰抱住沙发上顾瑾的肩膀,凑到顾瑾耳边,充满恶意地说道,“你怎么不实话跟他说,你已经离不开我了?”

顾瑾眼里一冷,手心中蹿出一株布满尖刺的荆棘藤蔓,直接对着那个人心口扎去。

那人根本不闪不避,任由藤蔓穿过心脏,却不见半滴血液流出,他垂下眼睛,手指用缠绵到色情的动作抚摸着那株藤蔓。

最后手上一个用力,顺着他手所在的位置,藤蔓开始从绿色变成了黑色,一直延伸到顾瑾手心。

那样强大而纯粹的邪恶,能浸染吞没任何东西。

黑色的叶片间,却开出了一朵红色的花。

那个人低低一笑,将红色的花摘下来,戴到了顾瑾头上。

“渊,从今天开始,我的名字就是顾渊。”

顾雨并不知道顾辰联系过小叔,连着几天,他都在努力扩大聚灵阵范围。

最后,终于将范围固定在二十平米,不过,这个聚灵阵需要一百块灵玉。

现在顾雨的聚灵阵已经是一品中级阵法,灵玉里面灵气的利用率达40。

他不得不想办法提升阵法的品质,灵玉里含有的灵气毕竟是不能和灵石相比。即便这样,里面的灵气才堪堪达到外界的一点五倍。

顾雨惊喜地看着地上的聚灵阵,转身想叫顾辰过来看,却发现顾辰正以一种从没有见过的姿势修炼着。

顾辰注意到顾雨的视线,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又换了几个动作,半个小时后才渐渐收功。

顾辰修炼的时候,顾雨能感受到周围的灵气不断涌向顾辰,但是又不像单纯的只是灵气。

看到顾辰睁开眼,顾雨凑过去问道,“小辰,你这是什么功法?”

顾辰右手一翻,已经拿了一块玉简扔给顾雨,“是上次洞府里的炼体功法,玄隐。”

看到顾雨惊讶的表情,顾辰说道,“本来是给父亲的,我想先查看一番,是否有不妥之处。不过,修炼之后,发现这功法我们同样可以修炼。”

炼体确实是不错的选择,由功法,顾雨想到了自己那个至今妾身未明的灵根,难道自己除了锻炼本体和力量,就、就再也没有法术可以用了吗?!

顾辰看到顾雨纠结的表情,以为他不想炼体,微微一笑,道,“这是一种极为玄妙的锻体功法,坚持修炼,可以让本体强度和自身修为持平,甚至超过自身修为。配合我们正在修炼的功法,正好内外兼修。所以说,能得到这部功法,我们完是捡到宝了。”

顾雨不由吃惊,那洞府的主人明显只是一位低阶修士,不然洞府内也不会只有炼体功法和一些低阶丹药。

不,不对,这样想来,那应该是一种障眼法!

因为那里还出现了传送阵,要知道,传送阵是最难的阵法之一,非阵道大师不能刻画。

而那样一个洞府里却偏偏有个传送阵,这是不是说,外面的洞府,只是给低阶修真者寻宝准备的。

而传送阵之后,才是给有缘者真正的宝藏或者传承。

不过,将这样一份逆天的锻体功法混在外面,也已经是极大的机缘了。

顾辰抿唇一笑,“这份锻体之法虽然极为厉害,却没那么容易修炼。资质不说,到了高级,会需要极多的灵气灵物。正因为如此,没灵根的人,甚至可以通过这个功法,以武入道。所以,对于修真者无比重要的财侣法地,对于想往上晋升的武者,也是缺一不可。这功法,越到后期,要求越高。”

“那,那也不错啊,我们十一回去,就带回去给爸爸。”

顾雨心里激动万分,因为,父亲多了一个机会!

他,顾辰,小叔都是修真者,以后走到哪一步不好说,但是寿命延长是肯定的。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更不希望父亲的寿命无法改变,顾远在小时候的顾雨心里一向是强大的,无所不能的。

如果父亲能修炼,那真是再好不过了。需要的灵石丹药,他会想办法的。

顾辰也看到了那个聚灵阵,知道是顾雨这几天的成果,微微一笑,“既然成功了,今晚,我和你去一趟二伯那里,明天早上的时候,我会引导你修炼玄隐。”

傍晚,顾雨和顾辰去了二伯那里,云昭却并没有和顾雨一起过来,他傍晚的时候,和顾雨说了一声,自己化为人形出门了。

虽然用不着担心云昭的安,顾雨心里还是免不了惦记。

大白蛇到底有什么事出去了呢?还不肯告诉他。

虽然已经是傍晚,顾二伯见到两兄弟之后,立即带着他们去了京郊的种植基地。

顾雨以为不会遇到多少人,却发现,这里的人居然大部分都没走。

顾二伯感叹,“还不是因为那些灵药,大家都在想办法让它们活得更好,更久。”

灵药的价值,不用顾二伯说,他的朋友也知道。

几个研究员甚至有长住在这里的趋势,恨不得日夜都守在旁边记录分析。

向合伙的朋友和手底下的研究员介绍了自己的两位侄子,顾二伯就让大家先出去休息一会儿。

知道顾二伯有事,那些研究员不放心兼不舍地离开了这间最重要的种植房。

屋子里只剩下弟弟和二伯之后,顾雨从储物袋取出那些灵玉,选好了位置,在嘴里含了回灵丹,开始布置聚灵阵。

二伯看得比顾辰还要聚精会神,仿佛他看的懂一般。

顾雨用两百七十一块灵玉布置了四个聚灵阵,其中两个是二十平米的,用了两百块灵玉。

一个十平米的,用了四十九块灵玉,还有一个最小的,面积只有五平米,用了二十块灵玉。

顾雨将剩下的两块灵玉收了起来,打算有空给洛东城。

“这就行了?”顾二伯问道,这除了放了些玉石之外,没什么变化啊。

“嗯,二伯,您得和其他人说一下,这些玉石的位置绝对不能移动,当然,最好能想办法固定一下。”

顾二伯点头应了,顾雨又开始帮忙将灵药从玉花盆中移植到聚灵阵内。

除了上次给的四份,顾雨干脆将上次剩下的三份灵药也拿了出来。

顾雨种植的时候,二伯一直在旁边叮嘱他小心,弄得顾雨动作都不敢大了。

七份灵药大部分被种植到了那两个大的聚灵阵中,十平米的只用了一半,五平米的干脆没有用到。

二伯心思活络,干脆将种植基地的人参移植了一些过来。

之后,二伯让司机将顾雨和顾辰送回学校,自己干脆留了下来。

听顾雨的意思,以后灵气足,这些灵药有很大可能会开始生长,他现在恨不得亲眼看着它们长大才好。

反正这第一天,他是不想走的。

顾雨回到宿舍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云昭却还没有回来。

顾雨静不下心来了,等到了半夜,云昭从窗户外面翻进来的时候,顾雨看到他抱着的小铜鼎,更睡不着了。

“你从博物馆里抱这种国宝级文物出来是想干什么!!”